當前位置:
【媒體聚焦】農民日報:農村黨組織引領閑置資源激活的“北京樣本”
來源:北京市密云區委網信辦 發布時間:2019-10-22 09:52

2019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提出,允許在縣域內開展全域鄉村閑置校舍、廠房、廢棄地等整治,盤活建設用地重點用于支持鄉村新產業新業態和返鄉下鄉創業。在逆城鎮化的當下,北京的農村基層黨組織應按照鄉村振興戰略的要求,科學合法地引領農村閑置資源激活,探索一條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之路。

  激活農村閑置資源已經迫在眉睫

在逆城鎮化的進程中,“農村閑置資源”將成為北京農村發展的重要因素,激活這些資源應當成為北京鄉村振興中的“重要一招”。

逆城鎮化是北京農村閑置資源激活的“天時”。逆城鎮化是城鎮化發展的必然規律所造成的結果,據研究表明,城鎮化率超過70%以后,也會出現逆城鎮化,而北京80%以上的城鎮化導致的逆城鎮化,促使城市資本讓農村的土地、勞動力、資產、自然風光等要素活起來,讓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

新型閑置資源的涌現是北京農村閑置資源激活的“地利”。目前北京農村的閑置資源主要分為三類:第一類是農作季節性閑置。主要包括:土地、老房子、生產管理用房、農村公共活動場所。第二類是產業和公益設施閑置。主要包括:衰落或退出后的廠房、鄉鎮及學校撤并后的校舍、廢棄的水電站等設施。第三類是政策限制閑置。主要包括如關停的廠房、被清退的畜牧水產養殖場等。尤其是近年來隨著環保、國土政策的日趨嚴格,第三類閑置資源已經在京郊大地大量出現。長期閑置的資源既會存在安全隱患,又會導致農村環境與美麗鄉村應有的形象格格不入,所以利用和激活北京的閑置資源已經迫在眉睫。而北京農村由于地域優勢和非首都功能的疏解,閑置資源又具有很強的吸引力和很高的價值。

城鄉居民雙方的需求是北京農村閑置資源激活的“人和”。農村滿足了人們親近自然、文化尋根、返璞歸真的需求,消費日漸多元化的城市居民傾向于到農村去休閑旅游、吃住玩樂,將資金資源等流向農村,閑置資源正是新的承載體。而農民作為農村主要閑置資源的擁有者,同時也是作為閑置勞動力,將在承接城市居民的需求中,從外出打工回到家鄉,并獲取雙重收入。這些都將提高農村閑置資源的利用效率,讓“沉睡的資產”重現生機,同時也解決了農村的“空心化”的問題,有助于打造宜居宜業宜游新農村、促進農民增收致富。

  激活農村閑置資源關鍵在黨支部

“農村要發展,農民要致富,關鍵在支部。”農村基層黨支部,應當充分發揮組織優勢和組織功能,提升組織力,把廣大基層黨員和群眾的思想、行動、力量和智慧凝聚起來,齊心聚力搞好鄉村經濟社會建設。只有農村基層黨組織,才能在自治、法治、德治的鄉村治理體系中,起到領導各方、協調利益、推動產業等作用。從北京農村多年來的實踐來看,發展好的村,都有一個領導有力、領路有方的黨支部。

位于密云區北莊鎮干峪溝村的“山里寒舍”項目就是一個在鎮黨委和村黨支部的引領下,喚醒沉睡的農村閑置資源、發展出的北京高端民宿標桿。

干峪溝村作為全國最美休閑鄉村,多年來一直是一個準“空心村”,村民大多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人幾乎只有個位數,大量的農宅和果園閑置了下來。2013年村黨支部在鎮黨委的引導支持下,采取村企合作的形式,把支部建在項目上,打造出了“山里寒舍”項目。具體做法是把該村的31個閑置甚至瀕臨倒塌的農宅以及果園和荒地統一租給了一家公司經營,企業對每個宅院投入約50萬元進行設計和裝修,形成了各具特色的高端民宿院落群,實現了“有山有水有生態、有電有網有WIFI、民風淳樸也現代”,受到游客追捧,節假日更是一房難求。

同時,高端民宿的增收致富效果也很明顯,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從項目開發前2012年的12087元增長到2018年的26343元,翻了一番多。“山里寒舍”項目在逆城鎮化過程中,由村黨支部利用閑置農宅“變廢為寶”取得的良好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引起了廣泛的社會關注,北京市主要領導都曾到該村調研并予以認可。許多省市帶隊來此現場學習,密云區還將“山里寒舍模式”作為與河北、湖北、內蒙古、山西等地脫貧攻堅、對口幫扶的一種扶智方式,成為了可復制、能推廣的鄉村振興新方案。

  綜合施策激活北京農村閑置資源

激活農村閑置資源,必須敢于創新,可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首先,強化農村黨組織的引領和保障作用。激活農村閑置資源,涉及城市資本和農村資源的合作與博弈。在這過程中,能起到引領和保障作用的,能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只有農村基層黨組織。在具體執行層面,還需要農村基層黨組織以及農村經濟合作組織來摸清本地區農村閑置資源的家底,并在尊重農民意愿的基礎上,出臺一村一策的細致方案,明確主體責任,通過民主程序,統一流轉給村集體進行管理和處置。“山里寒舍”項目的成功,就充分印證了這一點,從房屋使用權和經營權的流轉再到農民權益的保障、項目建在支部上的村企合作模式,都離不開鎮村兩級黨組織發揮強有力的作用。

其次,搭建農村閑置資源的交易平臺。從實際運作上來看,在目前農村閑置資源的處置中,大多數是農民要辛苦地“找婆家”,城市資本或居民要走村串戶找土地。沒有交易平臺,解決鄉村閑置資源、滿足城市居民旅游需求就是一句空話。從生產要素上看,農村閑置資源激活也應當有三個要素,即:供給方、需求方、交易平臺。“供給方”即擁有閑置資源的農村居民或集體;“需求方”即具有旅游度假、健康養生及相關動機的城市居民;“交易平臺”即以資源整合和配置為核心功能的互聯網平臺,提供供需雙方信息認證、撮合、評價、交易、客戶服務。在三個要素中,最關鍵、最需要重視的問題當屬交易平臺的搭建。

第三,加大政府規制力度。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的“對利用閑置農房發展民宿、養老等項目,研究出臺消防、特種行業經營等領域便利市場準入、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的管理辦法”,這就要求在這項工作中不能缺失政府規制。農村閑置資源要受到政府的規制監管和依法保護。同時,政府也要特別警惕交易平臺把閑置農宅等資源做成金融產品,將農民的基本權益裹挾其中。倘若平臺資金斷裂或者擠兌情況出現,一方面投資者損失難以避免,另一方面,作為提供使用權的農民利益也將受損。

最后,提升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很多人到村鎮休閑養老、創新創業的市民更傾向選擇交通便利、基礎設施較完善、公共服務較完備的農村。以鄉村閑置的庭院、房屋、土地、宅基地、校園校舍、農業生產設施設備、農民的時間和技能等資源為依托,面向城市居民休閑娛樂、旅游度假、養生養老等需求,解決農村資源閑置問題,因勢利導補農村和落后地區發展的短板,才能真正提高農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為鄉村振興提供“北京樣本”。

《農民日報》(文/林立)(2019年10月22日)

責任編輯:呂娜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西游网页游戏官网